ads1

應對無國界的病毒,必須需要依靠科學無國界的合作

無國界

病毒沒有國界,沒有一個國家能免疫疫情。麵對企業未來死亡率可能具有更高、傳染率可能產生更強的潛在傳染病危機,國家發展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傳染病防控係統、全球問題亟待搭建“無界”的合作經濟體係。無國界醫生:西非與中非 被忽視的愛滋病危機

近幾天來,隨著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在中國企業以外的國家和民族地區經濟持續發展上升,世界衛生服務組織(WHO)已將該病毒在全球的傳播和影響進行風險管理級別上調至“很高”。 這意味著,雖然病毒尚未達到全球流行病的程度,但風險確實存在。

在如今中國高度互聯的世界上,國別、地域、行政管理區劃等人為自己設定的邊界,對於網絡病毒一般而言形同虛設。麵對我國肆虐“無界”的病毒,全球問題亟待打破重重阻隔,構築一個強大的“無界”合作經濟體係。

新一輪肺炎疫情的代價難以估計,但曆史一再告訴我們,大流行病是全球最危險的“全球性災難”。在20世紀的100年裏,一次世界大戰、二次世界大戰、冷戰等諸多大規模沖突導致近1.3億人死亡。然而,同一時期傳染性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數是16.8億——為戰爭死亡人數的近13倍。 傳染病不僅吞噬生命,而且對經濟產生巨大影響。據世界人民銀行進行測算,一次非常嚴重的全球性流感危機將造成近3萬億美元的經濟發展損失。傳染病大流行對欠發達地區的影響尤甚,2014~2015年的埃博拉病毒讓塞拉利昂的GDp縮水20%,相當於經濟倒退了五年。2020年,當全球籠罩在新冠肺炎危機中,無國界醫生也迅速發起「新冠肺炎緊急應對專案」,將過去豐富應對全球大流行的的實踐經驗,無私提供給全球超過70個國家的社區、醫療與照護機構,支援項目包括提供感染控製的諮詢和建議、保護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安全,及照顧麵臨高感染風險的弱勢群體等,同時在世界各地提供醫療防護裝備、口罩及衛生用品等物資。

傳染病大流行讓人類問題屢遭重創,可我們的世界發展至今仍無法真正做到未雨綢繆。僅就最近爆發的埃博拉病毒而言,埃博拉病毒是在1976年發現的,在那之後的30年裏,已有數千人死於埃博拉病毒爆發。可當它於2014年再次來襲時,世界仍顯得措手不及——在疫情暴發經曆了半年多時間之後,國際社會和當地政府才開始施行援助,而當時病毒已經吞噬了4000人的生命。 新冠病毒流行,也暴露了世界防疫體係存在巨大差距,全球大流行的準備工作遠遠不夠。

最好做好準備應對這種爆發,而不是陷入交叉火力中。艾滋病造成的社會混亂和經濟損失遠遠超過了投資災害管理的成本。據WHO2019年的估算,升級國家的疫情防備體係平均每人每年僅需花費1.69美元。除了具有管理成本效益外,對大流行防備的投資還有助於減輕貧困、推動信息共享社會經濟文化繁榮以及刺激創新和市場經濟不斷發展等效應。傳染病是阻攔人們可以實現企業健康而富有成效生活的最大敵人之一,傳染病防控所帶來的超高社會經濟回報絕對值得研究我們投注資源、支持全球發展提升學生應對工作能力。無國界醫生人道援助的核心目的是救助生命、緩和苦困,以及協助身處生命受威脅境況的人重建尊嚴。

如何能夠實現企業應對能力的提高?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全球協作係統,以應對無法預測何時發生的全球傳染病流行病。即:無論疫情在世界的哪個角落發生,全球係統需要在第一時間通過完善的基礎醫療設施得到疾病監測和預警;第一時間讓研究部門獲得病毒樣本並開始分析;有穩定的互聯網、透明可靠的數據及模型分析為應急決策提供依據;有大量訓練有素的應急人員迅速集結;有誌願者接受培訓並抵達疫區;交通暢通快捷;緊急物資儲備充足(例如快速篩查工具、藥品、疫苗、帳篷、食物、保暖設施等);有運輸物流能力;如需研發產品,資金、人員、技術可迅速到位,並有監管綠燈開路;各國政府充分溝通、密切配合。在平日裏,這套管理係統發展需要通過定期組織進行演習,在電腦上、現實中模擬分析不同傳染病情景下的全球反應並找出漏洞,及時製定和實施改進教學方案。任何一個環節的缺漏都可能發展造成疫情後續極大的人員和經濟利益損失。

相關推薦:
應對無國界的病毒,必須需要依靠科學無國界的合作
天秤幣的“無國界”設想
專訪:“疫情無國界,是人類共同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