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她是香港第一妖女,败光老公2亿资产

如果告诉你有一个女人,买衣服花光了前夫2.5亿,两个亿万富翁因她而破产,你会怎么想?

媒体说她是香港第一“拜金女”,30年来都没人争得过她。

而师太亦舒却说:在香港,她是我最欣赏的女人。

“在北美念大学、读美术的她有一股罕见的妩媚,独树一帜,大家无论怎样打扮,都是一堆cute kids,她有味道,是时髦潮流以外一个等级。真奇怪,时下流行什么,全体与她无关, 她自有一套。统统染金发夹直搞得像粟米须,伊人索性梳髻明志。人人露脐着喇叭裤,她穿 bias cut 雪纺裙。个个减肥瘦得胃贴背,她丰硕如水蜜桃。”

这个女人叫章小蕙。

媒体称她是香港第一妖女,败光老公2亿资产

一直以来,大众把她的印象都十分妖魔化——败家女、恃靓行凶、离经叛道、丧门星…

也难怪,和她接触的大佬们不是破产就是妻离子散。

所以红颜祸水这个词,大众觉得最适合她不过,章小蕙是每个男人都想拥有又想逃避的女人。

她又是每个女人内心里都想成为,又表面骂的最凶的女人,她就是这么矛盾。

但是有一点,从未有人质疑过她的审美力。

90年代追随她的那批女性,今天她们的女儿仍旧在追随她。

2545ae78b81c0cd1088e9aee532533df

这个审美底色不仅塑造了章小蕙的生活方式、爱情观和人生观,对美的深刻感知更给她带来力量,让她在幽暗的低谷时刻逆风翻盘。

“很多人说我是花蝴蝶,极好呀,飞来飞去。难道叫我做只蜗牛,在地上慢慢爬吗?”

这只蝴蝶从小就生活在梦幻迤逦的花园中。

章小蕙出生在香港的富人区九龙塘,爸爸是《文汇报》的主编,后来又创办了加拿大中文电视台,她从小锦衣玉食,就读老牌名校,受着良好的教育。

小时候,爸爸在书房看书写字,章小蕙会穿着最新款的公主蓬蓬裙,欢快地跑到爸爸书桌旁,搬起一个小矮凳,踩上去,然后安静地打开自己的书,与爸爸一起学习。

两三岁开始,陪她睡觉的老佣人,会在每个晚上关灯漆黑中教她念唐诗。

她最爱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和《冬天的故事》,从学生时代到现在都是她的固定手边读物。

17 岁时偶然读到林语堂先生的文字,章小蕙便暗自决意,这辈子要做与审美有关的工作。

后来,她大学选了美术史、英国文学还有哲学中的唯美学作为主修科目。

“唯美学很抽象,当时我念了,其实也不大懂”。

但这些却成为章小蕙审美观的“奠基”。

在这样的美育环境中浸泡,对美的感知已经深入她的骨髓,也深深影响着她日后的生活方式。

八十年代,很多人都还不知道Hermes与Birkin为何物时,章小蕙就告诉大家如何订货、如果有现货就不用等,直接打电话到巴黎定,空运七天就到香港;如果没有货,定做需要三个月。

20岁出头,她就身穿Chanel长身外套,搭配翻领白衬衫、紧身皮裤,脚踩洛杉矶买回来的黑色机车靴;脖子上时常挂着Chanel仿古金边放大镜长链和一瓶小号的No.5香水;连Chanel那白底黑字的包装丝带都可以绑在香水瓶颈系在脖子上做项链用。

她痴迷于古董衫,常常分享她挑选Chanel古董衫的经验:

Chanel每件衣服上均缝上白色卷标列明款式代号。“97p”就是1997年春夏系列,因为“p-printemps”在法语中解释为“春季”;若是“99a”就是1999年秋冬系列,因为“automne”就是秋天。

早在80年代,章小蕙就因为Tina Chow了解到了如今名媛贵妇爱不释手的Manolo Blahnik高跟鞋,到了2000年《欲望都市》系列带火MB的时候,章小蕙的衣橱中早已有超过了300双的Manolo Blahnik。美学家蒋勋先生曾在美索不达米亚发现八千年前的一个雕刻:一个女孩子从地上捡起一朵落花闻。

说到底,美育的根本就是对生活的热爱。

一个骨子里深刻过美的印记的人,看待世界是宽容的。而不曾真正领悟美的人,生活中总会露出最务实、粗俗的一面。

章小蕙最被人津津乐道的人生片段,永远停留在她和钟镇涛失败的婚姻。

22岁,大学还没毕业,就遇见了自己的白马王子钟镇涛,一个是锦衣玉食的白富美,一个是顶级流量的高富帅,现实版的王子与公主,闪电般的走进婚姻。

章小蕙后来回忆说:

“那时两个人已爱到疯狂的地步,跑回多伦多请爸爸准许两人结婚去,爸爸气的红着脸说:‘不给你去纽约你散户你有便要去,现在给你念书你又要去结婚?你还太小,不准!’两个人跪在爸爸跟前,我哭着请求,假如当时听了爸爸的话,我的一生便要改写了。”

婚后,钟镇涛也确实足够宠爱章小蕙,有求必应。每个月给她杂志费一万、糖果费一万、零用钱一万,置装则是直接刷信用卡的附属卡,想买多少买多少。

若是没有那场金融危机,或许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生活依旧可以进行下去,但暴风雨来了,吹散了一切美梦。

钟镇涛破产了。

他将过错归咎于章小蕙永不满足的购物欲。

他还向媒体自爆为了维护妻子与兄弟家人反目,自己节俭妻子如何放纵,自己忠于婚姻妻子如何脚踏两船,并且出书尽数妻子的不是。

他在书里写道:

“有一个晚上,陈先生与他的亡妻钟璧泽到我家作客晚饭,我们饮起红酒,谈得不亦乐乎,后来陈太有事先走,饭后我要到车房取车预备送陈生离开,从倒后镜望到的画面,可算震撼得地动山摇,我竟然看到章小蕙和陈先生手拖手地步出家中大门……”

最困难的那几年,钟镇涛每次遇到媒体都含沙射影骂章小蕙,直指是她把他的人生毁得一团糟,昔日的温情已荡然无存。

然而香港第一妖女、拜金、放荡这些不堪的标签却一直伴随着章小蕙的人生。

从始至终,章小蕙都不曾争辩,08年首度提及此事,她也只是撇撇嘴:“我们离婚七年,他才宣布破产,可大家认为罪魁祸首还是我。”

当记者问她怎么看钟镇涛在书中说了很多对她不友好的内容,她淡淡的回一句:“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放下。”

没有撕逼,没有怨毒。

相比于钟镇涛祥林嫂般的怨愤,章小蕙一直记得与钟镇涛的婚姻长度是九年零九个月。她用“bittersweet”这个词形容那段关系:

“有一年,是年尾乐坛颁奖礼,唱片公司跟他说,《红叶谢落我心寂寞时》那首歌一定会得奖,我和他坐在家里电视机前一起看,怎知他竟然输了,颁奖嘉宾一讲完结果,我们两个人立刻挽住对方哇哇大哭起来,这件事不就是bittersweet吗?”

在这段关系中,从来都不只有一个受害者,但在章小蕙脸上从来看不到苦,没钱的时候,她会写东西赚生活,一个人写7个人的份量,一个月写19版。

她借钱开服装店,用自己多年训练出来的鉴赏能力,后来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离婚后,她真的活成了亦舒书里的女人:聪慧,独立,不靠男人,爽快地告别过去,只向前看。

爱情辜负过她,婚姻辜负过她,媒体辜负过她,但美的底色从来没有。

因为懂美,她活出了最好的自己,因为懂美,面对失败的婚姻,她选择优雅转身,因为懂美,遭遇事业困境,她做到了从容面对。

吴冠中先生曾经讲过这样的话:今天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美盲很多。老先生的话简单明了,却振聋发聩。

美实在是一种看不见的竞争力。

对如何欣赏美,如何较“美”地生活,章小蕙给了我们很好的见证。

如今的章小蕙已近60岁,但仍旧美的干干净净,像是不曾经历过风雨。

有一个记者看到章小蕙说:“原本以为经历过那么多大起大落的人呢会显得满脸沧桑,看起来不太开心,但见到你才知道,你是一个时刻关注美的人,你哪有时间跟别人斗呢?”

章小蕙喜笑颜开:你说的太对了。